低谷期的影视行业正暗潮涌动

低谷期的影视行业正暗潮涌动

低谷期的影视行业正暗潮涌动。有老玩家在黯然离场,也有新兴玩家瞄准了这一领域,悄然入局。

从2019年底至今,滴滴、小米、字节跳动等多家影视公司都以投资或成立公司的方式,向长视频领域扩张布局,重新竞争影视行业的赛道。
事实上,互联网对影视行业的介入由来已久。早在2014年,以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,开始从资本运作、业务战略合作两方面深度涉足电影产业,对电影产业带来结构性影响。
图片来源:猫眼专业版截图
但“快钱”来得快去得也快。曾经高调进入的众多公司早已不知所踪,真正留下来并占有一席之地的只剩BAT。
“首先在当前流量相对枯竭的环境下,优质内容还是吸引流量的核心资源。因此争夺流量,利用流量,都离不开对优质内容的争夺与控制。第二,影视行业是个相对小、专业的圈子,资历、积累、关系等都非常重要,外界想一步一步自己进入还是很困难的。直接并购或引入成熟的团队是比较有效的方法。趁着当前影视公司受多方面影响不太景气的时候介入,是个好时机。”太平洋证券分析师倪爽在接受每经影视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滴滴、小米、字节跳动……
知名互联网企业入局影视业

在影视寒冬、疫情的冲击之下,影视行业并没有冷清,反而意外吸引了一拨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入局。
首先是2019年底,启信宝数据显示,滴滴出行的运营主体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对外投资信息,出资1000万人民币,成立北京粒粒橙传媒有限公司。
资料显示,北京粒粒橙传媒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滴滴市场部负责人王嘉杰,经营范围包括电视剧制作;音像制品制作;电子出版物制作、电影发行等,由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。
今年3月24日,抖音文化(厦门)有限公司成立,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影和影视节目制作、发行,演出经纪业务,文化、艺术活动策划,文艺创作与表演等。启信宝信息显示,该公司由字节跳动有限公司100%持股,后者的最大股东为张一鸣,持股比例98.81%。
字节跳动进军长视频行业的野心早就不言而喻。今年春节,字节跳动付出不少于6.3亿元获得了《囧妈》的独家网络播放权,引起一场血雨腥风。“下载带来拉新,拉新带来流量,流量带来变现”,是头条系背后的商业逻辑。
图片来源:猫眼专业版
不过这并不是字节跳动首次出现在长视频上。原定于春节档的《唐人街探案3》的19家联合出品方中,出现了“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”;2019年国庆档票房冠军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该公司也为联合出品方之一。
2020年5月,有报道称以硬件起家的小米集团的投资实体之一,天津金米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入股《陈情令》的制作方新湃传媒,与此同时,新湃传媒的经营范围新增化妆品销售。
除了新湃传媒,近两年天津金米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还投资了浙江东阳不世影业有限公司、北京白金时尚娱乐有限公司和上海抖动文化传播公司。
每经记者注意到,早在2016年,小米就已成立了小米影业有限责任公司,包含三大板块,即投资、制作及宣发。然而在2017年1月,业内传出小米解散了宣发部门,解散的理由是小米并不准备做一家真正的电影公司,但作为一家投资公司,小米影业曾参与了《唐人街探案2》《西虹市首富》《拆弹专家》等影片。
“掌握流量就是掌握了需求,掌握内容就是掌握了供给。上下游一定程度的联合整合后,也有助于供给与需求的匹配。”倪爽告诉每经记者,“影视内容生产是个专业的细分行业,目前互联网公司单独做的话,积淀肯定是不足的。长期来看,(联合整合)不会是负面效果。”
上半年超8000家注销
传统影视企业承压明显

疫情之下,低谷期的影视行业有新玩家入场,自然也不乏黯然离场者。据启信宝数据显示,2020年1月1日至4月26日,注销影视企业有8809家,超过2019年的半数和2017年全年的数量。
经历过2018年的寒冬、2019年的重创,2020年本被行业寄予回暖的厚望。但突如其来的疫情,再次让影视行业按下“暂停键”。如今2020年二分之一时间即将过去,影院行业仍未复工,影视剧拍摄虽放开,但开机的大项目仍然锐减。
多位受访人士曾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,对2020年的影视公司的发展持观望态度。“备受冲击的影视行业,目前仍未完全恢复。今年的疫情发展对影视行业的冲击,可能还会继续。”
每经记者注意到,相比互联网影视公司,传统影视行业的确受到明显冲击。Choice数据显示,截至5月28日,申万-传媒-文化传媒行业中,有31家上市公司披露了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告,其中23家一季度预告净利润为亏损。
这种情况下,《囧妈》等影片选择互联网渠道率先突围,无疑再次让互联网公司看到进入影视行业的新机遇。
“传统播出平台受外界影响严重,公司资金链紧张。但是互联网公司资金雄厚,互联网播出平台也不受传统渠道规模限制,加上内容消费仍是很大的市场空间,所以吸引互联网企业进入,并且互联网跨界影视一定程度上可以进行低成本扩张,拉长产业链,增加用户粘性。”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分析称。
事实上,互联网对影视行业的介入由来已久。早在2014年,以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为代表的的互联网巨头,开始从资本运作、业务战略合作两方面深度涉足电影产业,对电影产业带来结构性影响。
图片来源:猫眼专业版
2014年~2016年影视行业最火的时候,除了BAT巨头,跨界民企、互联网公司、游戏公司纷纷想来“分一杯羹”。据不完全统计,苏宁成立苏宁环球影业、国美涉足影视业、途牛网成立途牛影视传媒、聚美优品成立聚美影视,58同城、小米也纷纷成立影业公司等。
但“快钱”来得快去得也快。曾经高调进入的众多公司们早已不知所踪,真正留下来并占有一席之地的只剩BAT。不过,在倪爽看来,两次入局虽然本质上是一样的,但依然有所不同。“第一,形式上当时以大IP影视剧为主,现在可能会以更多的形式来展现,甚至在发行环节上做一些创新;第二,当时是影视行业最火的时候,现在是最低潮的时候。这种整合过程中,话语权、整合结果,可能都是不同的”。
如今,新一拨互联网公司再次入局影视行业又将带来哪些影响?
“国内影视行业的人员储备充足,所以只要有充足的资金,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难度就不大,不过互联网入局不可避免地会对传统影视企业造成极大压力。”沈萌认为,“随着未来互联网企业介入的加深,影视行业运行的传统模式很有可能会让位于互联网思维。”
原标题:《电影都没得看,小米、滴滴、字节跳动为何这时纷纷入局影视业?》
阅读原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